去读读

免费在线阅读网

去读读 > 诗歌戏曲 > 废灵

第1188章 天人五衰

书籍名:《废灵》    作者:手冰凉脉正常
    《废灵》章节:第1188章 天人五衰,去读读网友提供全文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可是若是营地打败了昆仑,重走昆仑的老路,称霸整个修真界怎么办?”
          恰在此时,一个落星宗的弟子问道。这个弟子名为燕然,是新一代弟子的中,最出色的一个。
          “营地要称霸修真界,他信的底蕴还不够。”落星宗的宗主却对此一点也不担心,“况且,阿横的修为增长很快,用不了多久,便会达到渡劫大圆满期,踏上飞升之途。”
          “飞升之途?”燕然闻言却是一惊,他出身世家,自然是知道,修者飞升有多么的凶险。
          续写小说,写出飞升之凶险。
          飞升,对于每一个修真者来说,都是最终的梦想,也是最为凶险的一步。它不仅仅是修为的一个巨大跃升,更是对生命的一次彻底洗礼。
          燕然心中清楚,飞升之路被称为“天劫”,因为它涉及到了天地法则的最深层秘密。
          修士在飞升过程中要经历三重天劫:心魔劫、灵体劫和天人五衰。
          这三劫,每一劫都足以让强大的修士身死道消。
          心魔劫会在修士心境最不稳定时降临,它会将修士一生中所有的恶念、负面情绪、心魔全部激发出来,形成实质的攻击。
          许多修士尚未与真正的天地之力交锋,便已经陨落在自己心魔之下。
          灵体劫则是对修士肉身和元神的双重考验。
          此时,外界的雷霆之力会穿透修士的身躯,试图摧毁其灵体。
          修士不仅要用自身的修为去抵抗这股破坏力,还要保护脆弱的元神不被摧毁。
          天人五衰是最为可怕的一关。
          当修士渡过前两劫后,他的修为和存在感会达到一个顶峰,这时候天地不允许有如此强大存在干扰天道运行,便会降下天人五衰。
          落星宗的宗主目光凝重,语气变得深沉:“天人五衰,是修士飞升过程中最为艰难的一关。当修士渡过心魔劫和灵体劫后,他的存在将对天地间的平衡造成影响。天地不允许有任何力量超脱其掌控,因此会引发天人五衰。”
          燕然聚精会神地听着,他知道这是关于修真界极为深奥的知识,不是一般人能够了解的。
          宗主继续说道:“天人五衰分为五种衰败:命衰、福衰、念衰、行衰、果衰。首先是命衰,修士会感觉到生命力在迅速流逝,仿佛衰老数十年。接着是福衰,曾积累的福缘和机缘会在此刻消散殆尽。念衰则会使得修士难以集中精神,智慧和悟性大幅度下降。行衰让修士过往所造的善业恶业都化为乌有,最后是果衰,所有修为的成果都会受到质疑,甚至可能一夜之间修为尽废。”
          听到这里,燕然不禁心生寒意:“这…这天人五衰简直是对修士全方位的打击,不给人任何喘息的机会。”
          宗主点了点头:“正是如此。天人五衰是对修士最深层次的考验,它不仅仅摧毁你的肉身和元神,更重要的是摧毁你的意志和信念。许多强大的修士在这一关也无法坚持过去,最终身死道消。”
          燕然沉默了,他想象着修士面对这一切时的景象,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忐忑。
          天人五衰如此可怕,根本不是可以用人力可以抗衡。
          宗主似乎看穿了燕然的担忧,微笑着说:“阿横非同寻常,他的意志力坚定异常,这些年来他所经历的磨砺远非常人能比。说不定他能够闯过这一关,成为我天北大陆中近五百年以来第一个渡劫飞升之人。”
          宗主和燕然的议论,让在场的所有弟子都意识到了飞升之路的艰难。
          面对如此可怕的天人五衰,修士们需要准备一些特殊的天材地宝和丹药来辅助自己渡过这一关。
          宗主缓缓地说:“对抗天人五衰,首先需要的是一种名为‘逆天丹’的神奇丹药。逆天丹内蕴含强大的生命力,可以帮助修士在命衰中保持生命力不衰。然而,逆天丹的主材料‘万年灵芝’极为稀有,只有在特定的灵脉之地才有可能生长,且成熟期极长,往往千年难遇。”
          燕然和其他弟子听得目不转睛,他们知道这些珍贵的材料不是一般人能够得到的。
          宗主继续道:“至于福衰,修士们通常需要‘福德果’,这是一种能够凝聚大量福缘的灵果,可以在福衰中为修士提供一定的保护。但福德果只在一些古老的佛门圣地才能找到,而且采摘它需要极大的功德之力,否则便会功亏一篑。”
          “念衰则需要一种名为‘定心石’的灵石来稳固心神。这种灵石产自深山古洞之中,吸收了千年的日月精华,可以增强修士的心灵防御。但定心石极为稀少,且开采困难重重,往往需要高深的修为和坚韧的意志才能够得到。”
          “行衰和果衰则更加棘手。行衰需要‘业火丹’来焚烧一切善恶业力,而此丹的炼制不仅需要稀有的材料,还要求炼丹师具备极高的精神集中力。果衰则没有具体的解决办法,只能依靠修士本身积累的深厚修为和对道的理解去抵御。”
          听着宗主的话,所有弟子都沉默了下来。
          他们现在才真正明白,为何修真界中能成功飞升的修士寥寥无几。
          每一样天材地宝和丹药的获取都充满了艰辛和危险,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机缘和勇气。
          燕然心中暗自思量,阿横若是真的决定踏上飞升之路,他必将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最后,他禁不住地问道:“以师尊之见,如果阿横飞升,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
          宗主沉默了片刻,目光似乎穿越了时空,望向了那无尽的修真界。“阿横的天赋和毅力,在我所见过的年轻一代中,确实无人能及。”他缓缓说道,“但是飞升之路,涉及的不仅仅是个人的实力,还有天地间的无数变数。我若是直言不讳,阿横渡劫飞升的可能性,恐怕并不乐观。”
          听到宗主如此说法,落星宗内的弟子们心中都不免泛起一阵波澜。
          虽然他们深知飞升之路艰难无比,但听到宗主亲口道出这等近乎绝望的判断,仍感到一阵沉重。
          宗主继续说道:“你们或许不知道,各大门派隐伏不出的渡劫期高手,之所以不愿轻易出手,即使遇到门派消亡的祸事,也宁愿选择隐忍,那是因为他们知道,任何引起巨大动荡的行为,都可能成为引发天劫的导火索。一旦天劫降临,那些无形的业力和深不可测的因果纠缠,足以让他们前功尽弃。”
          燕然和其他弟子此时才真正明白,为何那些高高在上的大能之辈,会选择避世不出。
          原来他们并非不愿,而是不敢轻易介入世间纷争,以免招惹天劫,沾染难以摆脱的业力和因果。
          “然而,像阿横这样的势力创制者,却没有办法来回避。”宗主叹息一声,“他们若是不应战,所在的势力就会消亡,他们的心血和努力将化为乌有。所以这些势力的初创者,大多难逃身死道消之祸。”
          落星宗内顿时一片寂静,众人都被宗主的话语所震撼。
          阿横面临的不仅是个人的飞升挑战,还有整个营地的未来存亡。
          他肩上承载的重任,远比任何人想象的要沉重得多。
          宗主最后说道:“不过,阿横并非没有机会。他的坚韧和智慧,以及营地众人的支持,都将为他增添一线生机。即便飞升成功的几率微小,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机会。毕竟,在这修真界的历史上,总有那么一些幸运儿,能够逆天改命,成就不朽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