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免费在线阅读网

去读读 > 诗歌戏曲 > 太太走后,发现孕检单的叶总哭疯了

第396章 他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是最清楚了

    《太太走后,发现孕检单的叶总哭疯了》章节:第396章 他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是最清楚了,去读读网友提供全文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叶总联系我的……”
          裴清哪里敢不说实话。
          而且,这本来就是事实!
          温旎沉默。
          叶南洲联系裴清也不联系她,她被他摘得真干净!
          沈楠走过来拉着她的手,“温旎,上次你不方便去,这次我们的剧又拿奖了。我在月色定了一个大包,咱们大家都去!”
          温旎还没说什么,一道轻笑的女声从远到近:“那我这算来得巧了。”
          他们的视线被吸引。
          当他们侧眸看过去时。
          便看到小颖抱着花束过来。
          沈楠爽朗地笑道:“那就一起。”
          “等等!”红绸眼尖,注意到转身要走的裴清,她眼神凌厉一扫,“把你手机拿出来。”
          众人诧异。
          裴清和温旎对视,一切都恍然。
          裴清很快拿出手机,解锁,翻出通话记录递给温旎。
          温旎一眼扫过去。
          第一个号码就是叶南洲的,点进去一看,的确是叶南洲打过来的,不过通话时间只有几十秒。
          温旎没说话,这一刻,所有人都恍然。
          就在裴清以为温旎会拿着他手机给叶南洲打电话时,温旎却把手机递回给他,淡淡道:“花我不要,你自行解决掉。”
          裴清想哭。
          这么多的两束花,他怎么解决?
          温旎这不是在为难他吗?
          正要说什么时,沈楠冲着他笑,“不就是两束花吗?带回她的住处,或者丢垃圾桶,沿街贩卖,五毛钱一支……”
          裴清一囧。
          他还是抱回温旎住的地方好了,不然这件事要被叶总知道了,叶总不得扒了他的皮?
          ……
          红绸守在温旎身边,她出院那些手术,都是红绸一手办理的。
          现在温旎跟在众多好友的身后。
          身边的人很多,可是温旎还是觉得很空,因为身边没有叶南洲,没有她曾经抱有最美好期许的那个孩子。
          甚至……还是个男孩子!
          男孩子长得会像父亲……
          每每想到这,温旎就不受控制,她用力地掐住自己的掌心,逼迫着自己不去深想。
          沈楠在月色订下的包间,那可是月色大包间。
          最开始的,莫属沈楠,张子琪。因为温旎,现在他们手底下的两部剧都大爆,而且是过亿的流量。
          唐夭陪在温旎的身边,活跃着气氛,是想温旎高兴一点,温旎看到这么些人都在欢呼,她也不好扫兴。
          她跟着一起唱歌。
          她们一起举杯,不能喝酒的她就喝果汁。
          甚至后面还有一场巨型的烟花秀,上面还有温旎名字首字母的缩写。
          烟花秀是张子琪安排的。
          为了突出温旎的重要,感激温旎的知遇之恩,张子琪还是让人做得蓝色烟花。
          张子琪搂住温旎,“温旎,谢谢你。蓝色烟花好看吗?”
          “好看。”
          是真的好看。
          许是太久没有说话的缘故,温旎的嗓子眼好似堵了什么异物一样,哑哑的。
          这一刻,心脏好似有人拿着一把巨大的铁锤,一下一下地敲击着她的心房。这么好看的场景,这么多人,却唯独没有叶南洲。
          叶南洲把他所有的都给到她了,甚至还想帮她把陆深找回来……
          这一刻,她脑海中浮现出的是叶南洲的那张脸,同时,她的心脏剧痛。
          但她又突然想到那个死去的孩子。
          她甚至都没看到过孩子……
          有些事情不能想,想起来,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去趟厕所。”
          温旎就在张子琪的身边,张子琪第一个发现她的不对劲,看到她眼睛里的通红。
          张子琪追了出去。
          她看到温旎双手撑在盥洗台上,那种无声的哭泣好似一双无形的大手,顷刻间,她的心脏就被抓住。
          她被感染。
          “温旎……”
          张子琪走过去。
          温旎没想到她会跟过来,她明明已经很好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一刻,她怎么都收不住。
          “子琪,我现在名利双收,你们又为我庆祝,我知道的,我该高兴的。但是!我怎么都高兴不起来。我觉得很空,这里很空……”
          说着,温旎指了指自己的心脏。
          温旎和叶南洲之间,他们后面的相处,谁看了不得说一句恩爱夫妻?
          但是,叶南洲却走了,走得无影无踪。
          张子琪不知道的是,温旎并不是觉得叶南洲一个人走了,在她这里,陆深为了她去找解药,到现在都下落不明,夜无忧也没有踪影。就连她怀胎十个月的孩子,也离开了她。
          不,不是空,是那种每天麻木又不知道做什么,但是又死不掉,她感觉每天都活得很窒息。
          张子琪拍了拍她的肩膀,哑声道:“温旎,你现在有的,已经是太多人的可望不可及。你要知道,有些人的离开并非是真的离开。叶总他……他等事情办完了,一定还会回来你身边。”
          张子琪只能这么安慰温旎,事实上,叶南洲把他所有一切都给到温旎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叶南洲对温旎很在乎,很爱,爱到可以豁出自己的生命。
          叶南洲将那些事情办完,必然会回到温旎的身边,今后,他们会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他们今后还能再要小孩。
          温旎和叶南洲郎才女貌的,生下来的孩子那肯定是基因优良的孩子,只是可惜那个已经生下的孩子……
          温旎苦涩地笑了两声。
          她如今的地位,所有人都觉得她已经超过了很多人,有钱有地位,也认为叶南洲还会再回来。
          她要的,不是钱和地位,也不是叶南洲离开后再回来,她要的,从来都很简单。
          就是无论发生任何事,他们夫妻都一起去面对。
          “他给我的这些东西,以为就是对我的保证。但是如果他不回来,或者我们分开,那我有这些东西能怎么样?我能吃吗?”
          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唯有情感才最真,人这一世,不就靠亲情、友情、爱情来支撑吗?
          张子琪拍了拍她的肩膀,哑声道:“叶总把这些东西留给你,就是想给你留个保障。他的离开,肯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温旎,你们是夫妻,他什么样的人,你不是最清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