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免费在线阅读网

去读读 > 诗歌戏曲 > 悟性逆天,在现实世界创造五雷法

第387章 鉴别

    《悟性逆天,在现实世界创造五雷法》章节:第387章 鉴别,去读读网友提供全文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余梦洁旁边坐着几个女子,连同她自己在内的所有女孩,都几乎看傻了眼。
          余梦洁的家庭不算穷,但也远称不上大富之家,因为还在大学阶段,花个几千块买包包,已经让她非常满足。
          林北辰平日里穿着几十块,几百块的街边衣裳,混身上下都透露着平凡,所以余梦洁觉得,林北辰根本不配融入刘云熙的圈子里。
          如果自己和刘云熙结婚,怎么能让林北辰来参加婚礼?
          谁知道这家伙会不会太过穷酸,让自己丢脸!
          然而余梦洁没想到,就是这么平凡无奇的林北辰,轻轻一挥手就扔出去了四千万,让她第一次知道,真正的豪门气魄是什么!
          以前,她只是听说林北辰和白云飞有关系,但两人之间的关系到底怎么样,她却不清楚。
          而且因为白云飞很少露面的关系,南方人对白云飞这三个字,只不过有一个概念。
          只有近距离接触,亲自看到一次成交价,才会意识到白云飞好友这个身份,有多震撼。
          即便是刘云熙也强行攥紧双手,不让自己露出一丝忐忑之色。
          刘云熙是有钱,但再有钱也不代表可以把四千万不放在眼里。
          全场上下,只有陈方志表情平静,似乎早已预料到了这一点。
          袁亚楠因为参加过一些上流聚会,所以很快就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仔细的盯着林北辰,仿佛在观察什么。
          拍卖会把法器放进盒子里,有三名安保人员亲自护送,送到了林北辰身边。
          众人面露期待,刚想近距离观察,却见林北辰拿起箱子,转身向外走去。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冲破人群的阻隔,来到了林北辰面前,挡在他身边,笑呵呵的说道:
          “小兄弟真是出手不凡,一来就豪掷四千万,一看就是人中龙凤!
          在下郑新思,想和你交个朋友!”
          旁边的工作人员立刻介绍。
          “郑少爷是郑氏家族的大少爷,在郑氏家族的一众子弟之中,大少爷是最有可能继承家族之人。”
          郑新思脸上,带着一丝高傲之色,仿佛已经拿到了家族掌控权。
          虽然他现在拿不出钱,但是内中详情,却只有他一人知道。
          在外人看来,他今天只不过是觉得不值当的竞拍而已。
          单以身份而言,郑新思可以傲视群雄,毕竟在场之人中,再有钱的人,也不可能有他的身份。
          他大少爷的身份,即便是去外面讨饭,也可以弄来不小的钱。
          然而林北辰闻言,却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皱着眉头说道:
          “你有事吗?”
          “郑先生想和你交个朋友,谈一谈刚刚拍卖会的事情,不知您方不方便?”
          郑新思笑着不说话,一切话语都有旁人讲解。
          郑新思搂着小秘书,脸上充满了玩世不恭的笑容。
          “我不方便。”
          林北辰冷冷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郑氏家族的名头可以吓住别人,但对他却没什么用。
          而且他这次来香岛的原因,就是因为郑氏家族欠了他一百多亿,虽说做这件事的人不是郑氏家族整个家族,但只要是郑氏家族的血脉欠的钱,他就有资格过来讨债。
          “兄弟这么不给面子吗?”
          眼看林北辰不给脸,郑新思顿时冷哼了一声。
          “林先生,你初来乍到,对香岛这座城市可能不太了解,法器这种东西虽说谁都可以买,但是有资格鉴定的人却很少,只要你给我个面子,我可以帮你牵头搭线!”
          郑新思此话刚刚说完,一旁的刘云熙等人,立刻露出了心动之色。
          “教授,你也不跟我们商量,就买下了这么贵的东西,万一是假的怎么办?
          既然郑少爷能够鉴定,咱们不妨去试一试,如果是假的,也好处理此事。”
          刘云熙立刻说道,情急之下,却是忍不住喊起了宿舍给林北辰起的外号。
          这个外号,刘云熙已经有段时间没喊了,但是宿舍里聊天的时候,大家还是喜欢使用外号来喊人。
          这本就是一种亲近的体现。
          陈方志是个闷葫芦,但此时也开口了。
          “法器虽然可以类比于古董,但是鉴定方法却比古董更加麻烦,即便是内地,懂得鉴定法器的人也不多,郑先生既然给面子,咱们没必要拒绝。”
          大家都在劝说,不想让林北辰错过这个机会。
          林北辰对郑新思没什么感觉,对于所谓的鉴定法器,更是觉得没有必要。
          这些法器,其实都是天门开启之后才出现的。
          说是法器,其实也不过就是某些特殊之物,沾染了天地灵气而已。
          “既然你们想,那就让他试试吧。”
          林北辰淡淡的说道。
          大家跟着郑新思离开了九龙酒店,乘坐酒店的全程专车,来到了港岛海岸线的一条游轮餐厅之上。
          “这家餐厅主打古典菜,聘请的国外皇家礼仪学校的厨师,曾荣获国际多项大奖,被誉为古典菜的明星。”
          “他擅长的皇家火腿,黑暗猪排与星空鳗鱼饭,都非常有名,许多人都专程搭坐飞机来预约品尝,仅仅只是订餐,就需要花费超过一万元。”
          “如果不是郑少爷的面子,平常人想在这里吃一顿饭,至少需要排队三年。”
          郑新思下车之后,一路默不作声,只顾从前带路。
          而他旁边的小美女,则充当着解说,表面上是吹捧餐厅,可实际上句句都在吹捧郑新思。
          郑新思毕竟是郑氏家族的大少爷,即便没有钱,靠着这张脸也可以让人尊敬。
          换算一下身份,此时的郑新思像极了落魄的伯爵贵族,虽然还维持着表面的体面,但是只要能维持住这种体面,就没有人敢不给他面子。
          香岛受到许多海岛国家的影响,所以对待培养子弟这件事上,也大都像西方看齐。
          无论私下里表现的多么龌龊,不上台面,但在表面上看来依旧光鲜亮丽。
          余梦洁等女孩不明真相,被郑新思所表现出来的各种光环迷的眼睛发光,即便是袁亚楠,也沉浸在这种追捧之下。
          相比郑新思,旁边的这几个男人,即便态度不差,但是表面的做派却少了太多。
          而郑新思在细节上却极为注意,让这些女孩有一种被捧在手心里的感觉。
          “你们先做,我和这里的厨师认识,等一下让他亲自下厨,不用学徒。”
          郑新思进入包间之后,先行走了两步,给各位女孩打开了房间,随后又依次请大家入座,最后才看向林北辰。
          “主厨还得等等才能过来,小兄弟,如果你不介意,能不能先让我们看看法器?”
          郑新思此前玩的这些把戏,只不过是为了让大家给他好的印象而已。
          他真正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意思。
          让林北辰拿出法器,如果林北辰不拿出来,他就可以利用自己在众人心中的好感,让他们对林北辰施压。
          林北辰将他的这些手段看在眼里,早就知道他的心思,但是却懒得戳破。
          红绳葫芦这件法器,无论是谁过来看,都只会觉得此物是个寻常之物,并不会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林北辰之所以敢让他们观看,就是笃定了这一点。
          林北辰打开箱子,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众人拿在手中看了一遍,不由得发出了阵阵惊叹。
          红绳葫芦虽然只是一件普通的法器,但作为古董而言,却并不算差。
          葫芦表面雕刻着十分复杂漂亮的纹路,仿佛是某种古代符文,然而却没有人能解释其中的含义。
          葫芦本身的材质没什么出奇,但是外边用来涂绘色彩的漆料却非常漂亮,雕工精致,仿佛是某种玉器加工而成。
          众人感慨了片刻,刚想夸赞,却忽然想起了林北辰购置此物的价值。
          这个东西的确值点钱,但如果花四千万买,却又另当别论了。
          刘云熙忍了一路,此时终于忍不住了。
          “教授,你有钱没处花,也不能把四千万扔在这东西上吧?这玩意儿撑死值100万,换言之,你剩下的3900万都当智商税了!”
          林北辰面带笑容,没有说话。
          郑新思默默的看着林北辰,仿佛是看穿了林北辰的心思,笑呵呵的说道:
          “刘兄,看来不知道什么是法器。你只要记住一点,只要这个东西搭上了法器两个字,无论他以前多少钱,价格都会至少叠加两千万!
          这件红绳葫芦能够让人安神静气,舒缓心情,若是拍卖两千万,其实并不算出格,三千万也勉强可以接受,但是四千万嘛,我就不好多说了。”
          郑新思叹了一口气,遗憾的望着林北辰,仿佛林北辰太会败家,不知道什么叫做钱。
          在场之人,谁都有资格说这句话,却偏偏郑新思没有资格。
          香岛的人,谁不知道郑新思是个败家子。
          在香岛的富少群体当中,郑新思是出了名的败家,如果要把败家分成一个排行榜,郑新思一定名列前茅。
          他这些年来,浪费的钱何止百亿?
          林北辰仍旧喝茶,毫不在意。
          林北辰还是不回应,众人也不方便再说什么。
          就在这时,餐厅的主厨终于来了。
          然而让众人意外的是,这位主厨并不是身穿厨师长袍,长得肥肠大肚,而是一名仙风道骨一般的老人家,比起厨师更像是一位修炼游道的道士。
          “郑新思,你上次说想拍卖一件法器,今天来见我,应该是拍下来了吧?”
          黄鹤新一进门,立刻笑呵呵的说道。
          “黄鹤新,法器的确拍卖下来了,不过拿下此物的并不是我,而是我旁边这位小兄弟。
          这位小兄弟可不得了,你别看他身形不显,但是一出手就豪掷四千万。”
          郑新思笑呵呵的说道,仿佛拍卖失利,对他没什么事情。
          花费四千万,就只为了买一件法器?
          黄鹤新微微一愣,目光飞速的扫了林北辰一眼,却很快又恢复了表情。
          “小兄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不能让我看一看?我虽然只是一个厨子,却也有些手段,可以帮你鉴定一下!”
          郑新思闻言,在旁边搭话点头。
          “黄鹤新是香岛着名的修炼大师,担任香岛风水玄学理论协会的常务会员,在许多学术公司中担任顾问,你们听说过周旷天大师没有?”
          说到此处,郑新思竟然站起身来,一脸的肃穆之色,双手朝着窗外摇摇一拜,异常尊敬的说道:
          “周旷天大师一生收徒无数,但是亲传弟子却没有几个,而黄鹤新只差一步,就能成为周道纪大师的亲传弟子。”
          “郑新思,你还是少说两句吧,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周大师的亲传弟子了?
          我倒是想,但是大师说我天分不足,所以我才改行修道,专心做厨子!”
          黄鹤新一边解释,一边露出了笑容。
          他的这番话落在众人眼中,却不是解释,而是在得意。
          提起周旷天这个名字,大家的确没什么印象,但如果说起香岛的第一风水大师,即便是刘云熙这些不在乎风水之人,也有所听闻。
          周旷天是香岛风水学界的第一高手,据说只要与风水相关的东西,他都精通无比。
          能够成为这位大师的弟子,即便不是亲传弟子,恐怕也不是一般人。
          刘云熙等人将信将疑。
          他们对风水之说,并不怎么在乎,毕竟内地并不信这些。
          不过林北辰听到周旷天这个名字后,却多看了黄鹤新两眼。
          黄鹤新的身上,的确有一股修行者的气息,而且这股气息之中,包含着一丝天地灵气。
          这种人虽然已经到了内劲大成的修为,但是距离真正的巅峰,或者绝顶修为,却还差了不少。
          林北辰并不是有意贬低黄鹤新,要知道这天下间的能人无数,能够修到内劲大成这一阶段的人,其实已经少之又少了。
          郑新思无论放在任何地方,即便不能成为巅峰,但也可以被称之为高手。
          “林北辰,快把你的宝贝给大师看看,让人家帮咱们鉴别鉴别。”
          余梦洁见林北辰始终没有动静,不由得催促了一声。
          郑新思这种贵公子,应该不可能骗他们,而且眼前此人是大师的弟子,更是机会难得。(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