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免费在线阅读网

去读读 > 诗歌戏曲 > 雪墨酒馆

第295章 认命的夏初韵

书籍名:《雪墨酒馆》    作者:暮雨清瑶
    《雪墨酒馆》章节:第295章 认命的夏初韵,去读读网友提供全文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何舒本想问柳月令怎么知道储物戒里有宝剑天涯的,回过神的她急忙把柳月令手里的储物戒拿回来,护食的模样表现得淋漓尽致:“我的储物戒,你想用可以,只是不能戴你受伤,休想顺走我的宝贝!”
          警惕提防的眼神,令柳月令哭笑不得,但眼下二人关心的还得是隔壁夏初韵与林明珠拼命的场景。
          冰雪蛟龙和凤鸟虽然占据先机,却没有拿到该有的上风,反而是林明珠的黑色雪风暴有获胜的趋势,双桂湖水也分成两派,以林明珠为首的漩涡水刃,与以夏初韵为首的冰霜寒风,天上争斗无休,水面亦是你来我往,丝毫不相让。
          面对林明珠的特殊能力控风术  ,夏初韵的冰雪寒风没有任何的优势可言,不出一盏茶的功夫,夏初韵的蛟龙被林明珠的黑色雪风暴吞噬,龙鸣骨剑也落到对方手里,仅剩的冰雪凤鸟被摧毁,若非她利用空间之力越过林明珠的黑色雪风暴,可能刚才会喋血当场。
          被夏初韵封冻的半个双桂湖即森林,成了林明珠的地盘,她也只能穿过空间裂缝,绕到林明珠身后。
          想要趁机发动袭击的她,却遭到三位熟悉的身影阻拦,先是风科的法身——水神怒,举着长枪投掷而下。
          紧接着是对面伊南和风梓潼的合计绝技——祸雷诀,被风梓潼祸心神迫使与周围环境脱节三息时间,伊南的雷蛇瞬息来到她面前,风科的绝杀也没放过此次机会。
          待她回过神之际,即便防御很及时,终究还是被雷蛇打成重伤,最后一刻,她把玉蚕丝尽数使出,聚集一柄三丈银色长枪,与风科的杀招同归于尽,自己则被雷蛇击中,洒血空中,飞落而下。
          “师兄,救人。”何舒没想到嫂嫂终究还是输掉了,急忙提醒柳月令出手,赤练冥蛇还想阻拦柳月令,因为林明珠要杀的人也是它要杀的人,但柳月令手里那柄剑里……好似住着比它还凶猛的恶兽,本能告诉它,此时得静观其变。
          跳跃接下重伤的夏初韵,柳月令面对此等危急的局面,也只能自己出手啦!
          我还是输掉了,努力修炼这么几年,最终还是如此吗?咳咳,早知道我就别和他赌气,跟他努力一个月的话,我肯定能继续突破,说不定也能站到人类的顶峰修为,至少不至于死到他们几个手里。懊悔的夏初韵望着身边的柳月令,以及一侧的何舒。
          心里甚是觉得今日之局面,都怪自己刚愎自用,思考之事没与二人商量,一锤定音,因为何舒早说过,该走的,她没答应,何舒也说过要早些与柳月令和好,商量后续之事,她也没答应,因为她觉得,家中之事自己决定便好,阿令……只需要服从。
          可事实证明……自己……是错的。悔恨的她忍不住流出绝望的泪水,三人里最强的只有她,柳月令与何舒对于风梓潼一行人来说,与待宰的羔羊毫无区别,带着道歉的话语,夏初韵选择最后一刻放弃战斗,靠到柳月令肩膀上低语:
          “阿令,对不起,我输了,虽然会死,但请让我挡到你面前,至少我先走,好吗?”
          认输接受命运的夏初韵很令人同情,但她的对手是盯着她全家性命而来的,谁会同情她呢?想要安慰她的何舒不想浪费时间,灵识一直往储物戒里寻找御敌之物或者逃跑神器,至少能把嫂嫂和师兄保下。
          还以为她是无敌的,面对五位同阶境界的对手围攻,你要是能活下来,真特么有鬼。林明珠掂量着手里的龙鸣骨剑,其泛着的丝丝龙鸣之音,倒令她很是新奇:
          看风梓潼几人的眼神,估计是想把龙鸣骨剑抢回去,毕竟此物,乃是他们南云谷的天阶法器之一,比起二号宠物,龙鸣骨剑更值得保护和占有。
          林明珠把赤练冥蛇唤回,龙鸣骨剑径直扔给它,被其吞下,此操作很明显,故意传达一个意思给风梓潼三人:我的东西,你若敢抢,随时奉陪。
          聪明的风梓潼转身来到湖岸上空,居高临下,得意的眼神落下,顺带给夏初韵来上最后的嘲讽:“夏初韵,你快死到临头了,还和柳月令腻歪呢?哈哈哈,要不我发发善心,给你与他‘翻云覆雨’的机会,之后再杀你?”
          “姐,这个机会别给柳月令,给我。”扛着蓄势大发长枪的风科仔细打量着夏初韵病态般的重伤身躯,那副凋零破败的凄惨魅力,倒是非常勾引他:“夏初韵比起上一次见到更有魅力,估计之后没少被柳月令开发伺候过,姐,我要爽一爽,要不然此次行动太亏啦!”
          “确定要搞她?也不怕脏了身子,一个被其他男人骑在身下肆意奔驰的女人,你也看得上?”风梓潼的诋毁,引的夏初韵和柳月令一阵恼怒,但把夏初韵气吐血的还得是风科接下来的话:
          “姐,你懂啥?夏初韵与柳月令结婚数年,没有一儿半女,若她被我玩过之后,怀上我风家的血脉,你说说她会有多痛苦?到那时候,她生还是不生?留还是不留呀?”
          风科的折磨非常有想法,夏初韵与柳月令都是南云谷的仇人,杀死柳月令,再让痛恨南云谷风家的夏初韵剩下风家的血脉,没有比这更折磨人的毒计,到那时,身为母亲的夏初韵面对风家的血脉,究竟是杀还是留,简直比弄死她还要痛苦万倍。
          加上自己曾主动放下南云谷的仇恨,没有对他们赶尽杀绝,气血攻心的夏初韵吐出几口鲜血,差点晕倒过去。
          若非舍不得柳月令,她早已和几人同归于尽,尸骨无存,或许此时也有机会……不,对方从刚才开始,对自己的忌惮和提防从未松懈,同归于尽的想法……无法实施。
          唉!他们折磨人的方法有些过分啊!柳月令左手轻拍夏初韵左肩,紧紧将其揽入怀中:“虽然很对不起你,但保你一命,应该没问题。”
          疯狂翻遍储物戒毫无头绪的何舒听到柳月令胸有成竹的回答,心里总有种错觉,眼前之人不像自己的师兄?因为师兄以前遇到强大的修士,没有阵盘的他,百分百会要求自己低调跑路,可他却想……正面迎敌?
          “阿令,咱们的敌人,除去风梓潼一行人,森林里还藏着很多,你……真的有办法对付他们?”
          如果柳月令没失去右臂,他定会把怀中夏初韵嘴角的血迹擦掉,可惜,他只能把她护到怀里,轻声回答:“放心,我当然有办法,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吧!夏姑娘。”
          “你叫我什么?‘夏姑娘’?”细心地夏初韵忽的发现,柳月令对自己的称呼怎么会变得如此奇怪?而且自己好像感受不到他的修为气息?还有那股子强大修士才有的坚定眼神,蔑视一切的无情目光,他何时会有此本事?他以前明明是一副天真愚蠢、咳咳,天真清澈的寻常人神色,为何……
          “额……”真是糟糕,忘记改啦!但我还是叫不出,柳月令只能轻咳两声回答:“称呼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解决眼下的麻烦,所以……”
          阿令从未对我有过隐瞒,他也从未学过剑法,每日研究的东西都是医术,只想着赚钱,边上的漆黑长剑很明显不是我们家东西,想起千月曾留下的话‘你现如今所拥有的不过是封困住我丈夫灵魂的肉身而已’。
          夏初韵心中有了不好的猜想,问绝对是问不出来,所以她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