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免费在线阅读网

去读读 > 诗歌戏曲 > 我在地府打狂工

第81章 浸没忘川的恨

书籍名:《我在地府打狂工》    作者:断柯儿
    《我在地府打狂工》章节:第81章 浸没忘川的恨,去读读网友提供全文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他来了。”
          迷雾之中,闪出萤黄色光影的小船飘荡在忘川。
          手持弯刀的带教鬼差独立舟中,荡着波浪冲将而来。
          千墨抬头,阴沉的天空里一无所有。
          带教鬼差的小船越来越近,灵魂摆渡者将舟中的绿灯调转了方向,它突然就到了千墨边上。
          千潮朝灵魂摆渡者看去,他也转头看她。
          “他来了,我遵守约定,送女帝转世的你离开。”
          迷雾之中,突然从带教鬼差冲来的相反方向窜来了一只扁舟。
          千墨以为她要被推进那只突然而至的扁舟里,结果却是灵魂摆渡者飞身而起后落在了那只扁舟之中。
          她还没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调转了位置的绿灯就蓦地闪动,她所在的扁舟瞬间从迷雾之中往外漂去。
          速度之快,令千墨本能地抓住了船沿。
          她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里传来了刀剑劈打到一块的声音。
          时不时还有掺杂着含心叫喊的一声声表嫂子。
          这灵魂摆渡者没直接送她返回阎罗殿,却是这样推她离开忘川。
          那绿灯似乎知道忘川的岸在哪,漂动的速度极其惊人。
          等千墨适应了扁舟的速度,她摸出魂珠,脑中只想看到忘川之上正在发生了什么。
          她的欲念得到了魂珠的响应。
          她低头间,心口处的龙脉化成的心脏就隐隐透出了暗蓝色的光,扁舟迅速地慢了下来。
          她立刻朝四周看,却只有雾霭弥漫。
          看向魂珠,它并没显示出带教鬼差与灵魂摆渡者的恶斗场面。
          可她耳边的戗斗声不断,显然争斗十分激烈。
          “为什么什么都看不到?灵魂摆渡者到底为何会如此恨鬼差大人?”
          扁舟上的绿灯恍地一下灭了,千墨还没伸手取过来看,它又亮了。
          船头恍然间现出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千墨一惊,蹙眉叫了声,“灵魂摆渡者,李秋云?”
          身影背对着千墨,他听声后完全没反应。
          千墨立刻又唤了声:“李秋云?”
          听声的身影突然就回了头,他一身灰黑色的长衫,完全不似千墨刚见过的灵魂摆渡者。
          千墨疑惑她看到的是灵魂摆渡者李秋云说的过去沉于忘川的李秋云的意识。
          她又问了下,“你是李秋云吧?”
          可身影依旧不理会她。
          他只是往前看去,舟前的迷雾突然就消失了。
          就在同一时刻,无数身着残破铠甲的将士乘着执着昏黄灯盏的扁舟渡过忘川。
          其中只有一只扁舟例外,上面没有将士的魂灵,只有一簇模糊的身影执着一盏红灯掠过。
          千墨乘着的小舟突然就靠近了那只执掌红灯的扁舟。
          一凑近,千墨就看到了舟中隐隐坐着个红衣裹身的魂灵。
          “是欲魂,它对应了贪嗔痴恨中的恨。”
          这告解的声音来自千墨小舟中的灰黑色身影。
          他侧身的瞬间,忘川上无数载着将士魂灵的扁舟消失了。
          红灯之上的欲魂也消失了。
          小舟随之悬停在暗沉的忘川上,侧边不时有同一个灰黑色衣衫的灵魂摆渡者载着不同的魂灵漂过,来来回回似是无始无尽。
          那扁舟上的灰黑色身影看去全都疲惫而不甘。
          千墨似乎感同身受,情绪也低落到了极点。
          可突然侧过的扁舟悬停了下来,天空竟掠过了黑影般的飞鸟,长鸣着远去。
          阴沉灰暗的忘川瞬间天蓝云静,阴沉的水面也骤然而变,清澈地足以看清川底沉积的灰石。
          飘然间漫天飘起了细碎的花瓣,一眨眼的功夫忘川就变成了花川。
          这骤然间的变化令人惊愕,更让人惊愕的是疲惫而不甘的灰黑色身影变了样。
          他看向远处,眸中闪出了光。
          远处一只铺满了鲜花的扁舟漂动着,舟中坐着身着华服,面容沉静的女人。
          她瞥眼间看向了身着灰黑色衣衫的身影,淡然一笑后飘然远去。
          是女帝千墨。
          千多年前摆渡女帝的灵魂摆渡者真的不是李秋云。
          而千墨现在看着的灵魂摆渡者才是他。
          小舟突然晃动,绿灯又是一闪,忘川的迷雾再次笼罩,阴沉的天空也被重新铺陈。
          侧边又有扁舟划过,在其上的灵魂摆渡者还是灰黑色衣衫的身影。
          但不同的是他正在迅速变化,舟中载的魂灵和执掌的灯盏颜色也在不断变化。
          一盏红灯闪过的刹那,千墨看到了灵魂摆渡者从一个绿色裹身的魂灵手里接过了一团黏糊的东西。
          那是带教鬼差劈打到的缠魂潜入他身的东西。
          千墨耳边什么声音都没了,可又什么声音都有。
          她低头,阴沉的水面下好似有无数的声音冲击着。
          是恨,是巨量而无法计数的恨。
          可其中最清晰的是身前灰黑色身影的声音,他愕然地怒吼着:“你说什么?你要去做什么?投降?离开?你在说什么?不,你不能就这么走!别!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
          “李秋云!”
          “你不配叫我名字!”
          千墨的声音似与另一个同样含李秋云的声音重叠了。
          她所乘的小舟突然剧烈晃动。
          很明显这不是扁舟靠岸的表现。
          她一抬头,两道身影流星般相撞,纠缠打斗过后又猝然落于相对立的两只小舟中。
          “糟了,怎么又回来了。”
          千墨心中慌地忧愁,她可没想这么近距离地看人打斗。
          又是一阵刀剑劈砍的噪声,忘川被瞬间搅动。
          千墨的小舟也剧烈地晃动,舟中的绿灯也跟着晃起来。
          没几下眼看灯盏就要掉进忘川了,她伸手去抓。
          没抓到,只能由着它掉进了忘川。
          打斗中的人听到了声响,侧头间看到了千墨,可缠斗中的两人均无法停手。
          骤起的波浪翻腾着,搞得千墨也快稳不住了。
          终于缠斗的人又猝然地落回了小舟中。
          带教鬼差落身的小舟在千墨左侧,他弯刀一甩,一阵巨浪推来,千墨的小舟瞬间被推出去了好远。
          可小舟还没远去,阴沉的水面上就冒出了无数黑黝黝的鬼手,抓着攀闹着要爬上千墨的小舟。
          灵魂摆渡者突然就落身到了千墨的小舟上,他回头一句,“怎么又回来了,灯盏怎么会没固着了?”
          灵魂摆渡者显然知道攀附上了的鬼手是何缘故。
          千墨没回话,因为有鬼手已经抓住了她,正扯着她的胳膊把她往忘川里拖。
          她要开口叫喊却发不了声,带教鬼差突然冲来,弯刀劈过瞬间退了抓拖千墨的鬼手。
          可鬼手太多,弯刀刚劈过,又有鬼手冒出来。
          不多久,弯刀被拖进鬼手群里看不到了。
          灵魂摆渡者长剑劈浪,断去鬼手的同时也劈裂了带教鬼差所乘的小舟。
          带教鬼差被剑气袭身,恍地被震出了舟外。
          “看到了吧?你做下的恶果来反噬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