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免费在线阅读网

去读读 > 诗歌戏曲 > 凡尘仙游侠

第一百二十五章

书籍名:《凡尘仙游侠》    作者:不靠谱的拖延
    《凡尘仙游侠》章节:第一百二十五章,去读读网友提供全文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霄鹏把刘曦流拖到外面扔在地上。
          刘曦流身子不受控制的趴在地上,吃痛的问:“师兄你干嘛?”
          霄鹏说:“我干嘛,你来这里多久了,人家和你一起来的都已经是筑基期了,有的还修炼到几层了,你呢,筑基期没有,还不努力修炼到时候考试比赛,你别给师尊摸黑,你要么修炼,要么我打到你修炼到筑基期为止。”
          说完,不等刘曦流开口,就朝他打来,刘曦流身上狠狠的挨一拳,吃痛的躲开。
          “哗啦”两声,水泼在姜浩和南宫翎身上。
          “咣当”一声,道士把盆和桶扔在地上。
          南宫翎和姜浩慢悠悠的醒来,觉得有点刺眼,抬起手挡住光,眼睛慢慢的睁大,隐隐约约的看到门口站着两个道士在盯着他们。
          南宫翎拖着虚弱的身子爬过去,说:“救救我,救救我……”
          门口道士两个人侧身躲开,一道人影从外面走进来,走到南宫翎面前停了下来。
          开口问:“你们是怎么搞成这个样子的?”
          南宫翎说:“我也不知道,我们两个人被关进来之后,不久就成这样了。”
          “你们有没有吃过什么东西?”
          “吃东西?”
          姜浩说:“有啊,就是在后山,我们快走的时候兮凌给两颗药丸,我们两个吃下去了,说什么吃下这颗药丸就算不吃不喝也饿不死。”
          “兮凌?她是谁?拜在哪个师门?”
          玄逸坐在大厅中,望着厅里趴下的两个人,和站在旁边的三个人。
          分别是雨晨、雨润和刚刚说话的人。
          玄逸问:“范师兄,你们这是怎么了?”
          这个被玄逸称呼为范师兄的,是掌管苍城山上上下下的伙食以及各个门派里的蔬果伙食供给,也就是说他掌管苍城山门派里所有人的伙食和吃食,名叫范大同,是比玄逸还要早来十几年,别小看他是伙营房里的人,整个门派上上下下,对他无一不敬!
          范大同说:“怎么回事?你倒是问对人了,我说玄逸,你是什么意思。”
          说着,手指着趴在地上的姜浩和南宫翎,接着说:“你当初说他们两个不守门规,对同门有害人之心,把他们打发到我那里去,这去就去吧,昨天跟着你的两个徒儿去后山采东西,这回来不知道得罪谁了,被关起来了,还把屋里搞的到处都是污秽不堪,要不是两个道童去送饭,说不定这两个人非得死在伙营房里不可,他们一个北景是南宫世家的孙子辈,这可是独苗,另一个虽然来自民间普通百姓人家,可也是一条人命啊,我就不明白了,他们两个上次闹的那么厉害,你没有赶他们下山,也没有逐出山门,还是把他们关禁闭,这次是为什么要这样啊,你说他们要是丢掉性命,是你担责还是我这个伙营房的人担责啊?”
          玄逸静静的听完,皱着眉头,说:“师兄你说得对,这次我一定会弄清事情的原委,公平处理,绝不会让师兄为难。”
          “雨润,你说,昨天到底是什么情况?”
          雨润说:“启禀掌门,事情是这玩的,昨天和雨晨带着他们两个去后山采集食材,过了一会儿,碰到同门师妹遇到野猪的攻击,所以出手相助,在这期间里,姜浩和南宫翎追着兮凌跑了,还不老实,被我们赶到,才不至于兮凌师妹遭遇毒手,这只是给他们一点小小的惩罚,依次记住教训,并无要他们性命。”
          玄逸说:“哦,真的是这样吗?那就把白灵和兮凌叫来,当场对峙。”
          白灵说:“不用了,我们来了。”
          说着,白灵走进来,身后跟着兮凌。
          两个人走到范大同旁边,兮凌用鼻子嗅了嗅,然后用手捏住鼻子,嫌弃的说:“咦,哪里来的味道,这么大。”
          雨晨说:“从趴在地上两个人身上传来的。”
          玄逸说:“那刚才的话你也听到了,可是真的?”
          兮凌连忙说:“是真的,掌门,如果当时不是白灵姐姐和两位师兄赶到,我就遭到他们两个人的毒手了,这两个禽兽,这样也算是对他们一点小小的惩罚,再敢有下次,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玄逸问:“南宫翎,姜浩,他们说的可是真的?”
          南宫翎:“啊,这这……”
          雨晨说:“我劝你想清楚再说。”
          姜浩说:“我们只是去保护她,并没有做什么。”
          南宫翎说:“对呀,他们三个人在那里对付野猪,兮凌跑了,我们两个只是去保护她,并没有做什么,可是下山的时候,她塞给我们两颗药丸,说什么吃一天可连续几天不觉得饿,我们吃了不久才是这样的,不过,吃这药丸前后我们绝对没有吃喝任何东西和水。”
          玄逸问:“哦,那她为什么会塞给你们两个药丸吃?”
          南宫翎:“因为,因为……”
          说一句,眼珠子转一下,一时回答不上来。
          玄逸:“别怕,我会为你们做主。”
          突然,南宫翎痛哭流涕的趴在地上,悲切的说:“掌门,我冤枉啊,我根本就没有对她怎么样,是她看我平时欺负刘曦流才冤枉我的,掌门,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兮凌听到这话,气的要死:“我哪里冤枉你了,你再说你没有做过?”
          南宫翎说:“我没有,我堂堂南宫世家怎么会对你这个黄毛丫头感兴趣。”
          玄逸问:“当真没有?”
          “没有,绝对没有!”
          “好,雨晨,把那天发生的事呈现出来。”
          雨晨说:“是,掌门。”
          说完,手往空中一划,出现一个影像,昨天的经过都出现在里面。
          南宫翎看过后,看到证据都摆在那里,容不得他狡辩,吓得瘫软在地。
          玄逸说:“既然你狡辩,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玄逸又问:“兮凌,你作为东方曜道长的弟子,为何要跑后山?”
          兮凌说:“我是看刘曦流一直没有达到筑基期,眼看考试比赛快开始了,他这样怎么参加比赛,我都替他着急,我在书上看到一种草药服用后可以筑基以及提升修为,所以我就去了,路上碰到白灵姐姐,就拉着她和我一起去了,在那里碰到野猪和他们,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南宫翎一听到刘曦流,连忙来了精神,说:“你们都听到了,刘曦流,罪魁祸首是他,如果不是他你也不会去后山,更不会碰到我们,也不会发生后面一系列的事,都是他的错。”
          姜浩说:“对,都是他的错,都怪他。”
          “雨晨,去把刘曦流找来。”
          “啊~~救命啊,师兄你别追啦,我错啦。”
          说完,刘曦流在前面拼命的跑,后面霄鹏一直追。
          追到刘曦流旁边故意停下,刘曦流扭头看到他又拼命的跑。
          就这样来来回回几次,刘曦流躺在地上拼命的喘气,说:“不跑了,你打死我都不跑了。”
          霄鹏说:“好,那我就成全你。”
          说完,就要对刘曦流动手,刘曦流一看霄鹏来真的,顾不得累,连忙爬起来就跑。
          霄鹏在后面对他用剑气,刘曦流不幸中了一剑,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一个两个三个的剑气袭来,刘曦流一边跑一边躲,左躲右闪的,有时候没有躲过,还被剑气给伤到。
          雨晨走到三林苑门口,看到门开着,在门口试探的说:“有人在吗?”
          里面无人应答,走进去一看,里面没人,刘曦流的房间门开着,走进去床上铺位凌乱不堪!
          从三林苑出来站门口观察,却突然听到后面有声音传来,连忙随着声音过去。
          看到刘曦流在前面拼命的跑,后面霄鹏用剑气在追,剑气落在刘曦流的脚下,他抬脚拼命往前跑,剑气落在那里。
          雨晨说:“师兄,你别打了,掌门人找他问话呢。”
          玄逸说:“范师兄,你先回去,这两个人留下,至于兮凌,你去东方曜那里,看他怎么说。”
          范大同说:“既然你这么说了,把他们两个留下我也省了很多麻烦了,往后,我也清净了,哼!”
          说完,气愤的离去。
          “雨润,你先把他们两个带下去。”
          雨润说:“是,师傅。”
          转身对姜浩和南宫翎说:“你们两个跟我走。”
          南宫翎和姜浩相互搀扶着跟着雨润往外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雨晨领着刘曦流就进来了,只见刘曦流身上有伤,衣服破了,一道道伤口往外渗着鲜血,有的凝固留下红色的疤痕。
          南宫翎狠狠的瞪着他,刘曦流低着头,捂着伤口一瘸一拐的走进去。
          雨晨说:“师傅,刘曦流带到。”
          玄逸说:“刘曦流,你从来到现在连筑基期都没有达到,真是废物,你已经影响了别人,我给你三天期限,如果还没有达到筑基期,你就下山吧,至于你的行为,已经影响到兮凌,要不是你,她也不会陷入危险中,我现在给你点惩罚,你可有意义?”
          刘曦流一听,忙问:“危险?什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