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免费在线阅读网

去读读 > 武侠小说 > 我竟是第一位仙人

第465章 与虎谋皮

    《我竟是第一位仙人》章节:第465章 与虎谋皮,去读读网友提供全文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县衙。
          吴有德穿着一身绿色官袍,挺着一个往下坠的大肚子,一脸疲惫地走出大堂,向后面的花厅走去。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名中年男子,身穿青色长袍,头戴进贤冠,留着一缕山羊胡,正是他的幕僚——范师爷。
          “先生,你说这巴掌大小的西宁县每天怎么会有这么多鸡毛蒜皮的事?不是这家鸡被人偷了,就是那家寡妇儿偷人,你说这些人是不是闲着没事干?有这功夫,多去地里刨食,多赚点钱,不比什么好?”吴有德气愤道。
          范师爷笑道:“如果西宁县人都要能像老爷这般想,不出十年,我西宁县便会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真正的大治。”
          “大治?这辈子本官是别指望了,都是命啊!”吴有德摇头道。
          范师爷笑道:“还是忙碌起来好啊!不忙的话,西宁县的这些百姓怎么能看出大人的辛苦?”
          “辛苦有什么用?一年到头领那点银子,还不够一家人吃的。”吴有德道。
          范师爷点头道:“是啊!老爷都瘦了。”
          吴有德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都能看到脚了,以前可是看不到的。
          都是操劳所致啊!
          当官不容易,朝九晚五的,俸禄准时发,没有年终奖,不多也不少,生活过得去,全靠一双手。
          拍了拍自己的肚皮,“噗噗”响,又到了进食的时间了。
          吴有德皱着眉头说道:“要是李双刀还在,本官何以被这些杂事缠身?”
          李双刀任县衙捕头的时候,那是他最轻松自在的日子。
          像这些偷吃爬拿的小事根本进不了大堂,就被李双刀处理了。
          如今新上任的捕头是候补的,让他抓人、打人还行,让他处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连门都没有。
          “先生,这都查了大半年了,还没查出李祥一家为何突然消失?”吴有德问。
          范师爷摇头道:“他们一家是在一夜之间突然消失,据手底下的人提供的线索,李捕头那晚去了米溪镇。”
          “又是米溪镇!”
          吴有德脸色一下变的很难看,突然觉得后背阴嗖嗖的。
          西宁县这一年发生的怪事都是从米溪镇开始的,先是米溪镇突然消失,接着负责调查的两名捕快死得不明不白,而后是猎户陈福一家被人杀害,再到李祥一家突然消失,最后米溪镇一千多口人身死。
          这些事直到现在还是一桩悬案,卷宗就压在县衙。
          为此他不知道被郡守批评了多少次,直到朝廷那边传来消息,让他们不要再查了,他才侥幸保住自己的乌纱帽。
          “李祥的事就不要再查了,虽然本官欣赏他,他父亲李双刀死前也多次恳请本官关照,但如今他生死未卜,本官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吴有德叹道。
          范师爷道:“老爷这些日子一直不忘调查李祥的下落,也算是全了与李双刀多年的同僚之谊,相信李双刀在天之灵也会感念大人恩德。”
          “但愿如此吧!”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走入花厅,刚坐下,长随阿忠快步走了进来。
          阿忠手里拿着一张帖子,脸上有些急,他将帖子递到吴有德手里,道:“老爷,外面有两个人要拜访您。”
          言至此处,他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范师爷,而后凑到吴有德耳边小声说道:“他们还带了两箱宝贝。”
          吴有德一听,小眼睛立马放出精光,道:“让他们到这儿来。”
          阿忠点了点头,快步走出花厅。
          范师爷跟随吴有德多年,自然对他很是了解,何况刚才阿忠的眼神和行为如此明显,随意找了个借口,便主动告辞。
          很快,阿忠领着两人走了进来。
          两人一个独眼龙,一个独臂男,虽然穿着锦衣华服,但身上那股子长时间不洗澡的味道怎么也掩盖不了。
          吴有德皱了皱眉头,实在想象不出连澡都不洗的人竟会送他两箱宝物,并且只是为了见他一面。
          他强忍着心中的不适,让两人坐下来,脸上露出笑容,道:“二位有些面生啊,可是从外县而来,想在本县落户?”
          他下意识地把两人当作了外地人,想在他这里花钱求个庇护。
          这种情况并不少见,很多有钱有势的外来户想在一个新地方落户,都会主动拜访当地官员,并与之结好。
          然而,这两人的接下来的话让吴有德有些发懵。
          “在下罗二龙,本地人士,现任丐帮帮主。”
          “在下全冠今,本地人士,现任丐帮副帮主。”
          这二人正是罗二龙与全冠今。
          “你们……是本地人士?”
          吴有德很意外,他在西宁县干了十几年了,这两个人的名字他从未听过。
          不过,既然已经送了重礼,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开门见山道:“不知二位来找本官所谓何事?”
          罗二龙看了全冠今一眼,全冠今说道:“投案!”
          “投案?”
          吴有德豁然变色,须臾,他沉声说道:“两位就不要跟本官卖关子了,有什么事还请直言,本官公务繁忙,没心思在这儿开玩笑。”
          “确实是投案。”
          全冠今点了点头,见吴有德似乎要发作,他说道:“颜家一百多名家丁都死于咱们之手,咱们犯了滔天大罪,此番主动前来投案希望大人能够从轻发落。”
          “你说什么?”
          吴有德“刷”地一下从座位站起来,就要发作,突然想到人多口杂,他压着嗓子道:“颜家那一百来号家丁都被你们杀了?”
          全冠今想了想,煞有其事道:“应该还有几个侥幸逃走了。”
          “你!!”
          吴有德气得发抖,就要把外面的人赶进来,耳边响起全冠今的声音。
          “大人已经下定决心要杀咱们了吗?”
          语气很平静,丝毫没有死到临头的那种紧张情绪。
          吴有德听后,暴躁的情绪渐渐冷静下来,他终于开始重新审视这二人。
          明明知道自己犯了死罪,却还敢来这儿,要么是脑子有病,要么是心有所倚。
          他突然想起,不久前他那便宜舅哥从他手底借了十来个衙役,没有说明具体的原因,如今来看,分明是去杀这些人的。
          本来他都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就是杀几个乞丐,没什么大不了的,谁能想到颜啸天竟然被反杀了。
          “没用的东西!”
          吴有德在心里面把颜啸天骂了几十遍,但回过头来一想,颜家那么多好手都被杀了,这二人掌握的力量绝对非同小可。
          既然能杀了颜家的人,自然也能把他这位县令也给杀了。
          如今他们来此非但没有对他出手,反而送了两箱宝物,他们肯定不是来杀他的,或许还忌惮他这县令的身份。
          想通这些,他脸色冷了下来,语气强硬道:“你们想必也知道颜家跟本官的关系,杀了颜家那么多人,本官绝不会撒手不管。”
          罗二龙与全冠今听后,彼此相视一眼,一颗悬着的心总算可以放下一半了。
          只要愿意谈就好,他们不怕对方狮子大开口,就怕对方一根筋跟他们干到底。
          全冠今道:“这一千两银子和一箱财宝只是送给大人的见面礼,大人若是愿意的话,我丐帮每年都会奉上白银三千两。”
          吴有德眯起眼睛,笑道:“每年奉上白银三千两,嚯,比得上本官三十年的俸禄了,还真不少。”
          突然,他一巴掌拍在身旁的桌子上,把罗二龙两人吓了一跳。
          只听他怒喝:“你们把本官当做什么了?想让本官跟你们同流合污?”
          罗二龙下意识地想解释,被坐在他下首的全冠今伸手打断。
          全冠今一点也不慌,不紧不慢道:“那大人的价位是多少?”
          “什么价位?本官刚才说得很清楚,绝不会与你们这群黑恶势力同流合污。”吴有德义正言辞。
          全冠今听后,心里暗暗嗤之以鼻。
          什么不与黑恶势力同流合污?
          这他娘的分明就是对价格不满意!
          全冠今意识到自己确实有点小气了,这位县太爷可是堪比西宁县的天,谁也不知道他一年到底能捞多少银子。
          于是他加大筹码,将价位推到五千两,但还是没令吴有德满意。
          “难道要一万两?”
          全冠今暗暗心惊,他们丐帮才刚创立,虽说手里有从颜家抢了不少银子,但要用钱的地方太多了,一万两银子对他们来说也是巨额了。
          他咬了咬牙,道:“一万两!”
          见吴有德似乎还不满足,他沉声道:“大人,颜字门每年也不过上交八千两白银,我丐帮交的比颜字门还要多出两千两。”
          “说话注意点。”吴有德冷冷道。
          全冠今只好把嘴闭上,心里面却是把吴有德祖宗十八代都骂了好几遍。
          这狗日的吴县令是一边做婊子,一边立牌坊,每年收了颜家那么多的钱,回过头来竟然矢口否认。
          全冠今心里暗暗冷笑,从怀里掏出一本册子递到吴有德身旁的桌子上,道:“这是在下在颜家碰巧捡到的一本东西,大人不妨过过目。”
          吴有德翻开一看,脸色顿时一变。
          这本册子不是旁物,竟是颜家的账簿,其中有好几笔都是送给他的。
          “难怪他知道颜家每年孝敬我的份额。”
          吴有德恍然大悟,这一刻,他心里面涌现出无尽的杀机。
          这本账簿一旦泄露出去,就坐实了他跟颜家勾结,暗中收取颜家的贿赂,上面查下来的话,他这县令也就做到头了。
          就在这时,全冠今说道:“这只是颜家今年的帐簿。”
          吴有德闻言,一张脸顿时黑了下来,他如何听不出言外之意?
          也就是说,他们手里很可能掌握着颜家去年甚至前几年的帐簿。
          他们手里怎么会有如此重要的东西?
          难道颜家完完全全被他们灭门了?
          “我丐帮才在西宁扎根,日后发扬光大还得仰仗大人。”
          全冠今说着起身,对吴有德拱了拱手,随即叫上罗二龙转身离去,毫不拖泥带水。
          有些事情点到为止即可,再说下去,就会撕破脸皮了。
          吴有德看着二人离去的身影,一张脸黑得跟炭一样。
          等他们彻底离开后,他再也忍不住,一把将桌子上的茶杯打翻在地,怒骂:“好你个颜三!枉我这么多年如此信任你,你竟然还留着这一手!”
          他越想越气,将被打翻在地的账簿捡起来撕得粉碎,嘴里骂道:“死得好!你颜家死绝了才好!”
          正当他气在兴头上时,阿忠小跑了进来,嘴里说道:“老爷!二舅哥来了。”
          “二舅哥?”
          吴有德刚才气懵了,没反应过来,直到看到从外面跑过来的颜啸天,他才想起“二舅哥”说的是谁。
          颜啸天一进门,“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嘴里哭喊道:“大人啊,你可得为我做主啊,我颜家完了!”
          吴有德看着伤心欲绝的颜啸天,脸色渐渐恢复如常,他对阿忠使了个眼色,让他把颜啸天扶起来。
          颜啸天起身后,立马开始控诉罗二龙他们的罪行。
          吴有德听了后,大致弄明白了颜家是怎么遭难的。
          他的脑海里立刻闪过那独臂男子的脸,心里暗道:“看来此事十有八九便是他在暗中谋划的。”
          罗二龙已经被他直接忽略了,虽然才跟他们打过这一次交道,但他能看出来很多事情都是那全冠今拿主意的。
          “这么说,颜家不止是一百来个家丁被杀了,积累了几十年的财物也被抢劫一空,刚才那两箱财宝就是颜家的?”
          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心一阵绞痛,刚才他应该多要一点。
          颜三在西宁县做了那么多年的地头蛇,开赌坊、放印子钱这些暴利生意都被他垄断了,手里起码有十几万两白银。
          想到这些与他擦肩而过,再看向颜啸天时,目光变的不同了,面无表情道:“你想要我怎么做?”
          “杀了他们!我要他们死无葬身之地!”颜啸天咬牙说道。
          吴有德目光一凝,道:“连你颜家上百个好手都被杀了,你觉得以本官手上的那几个衙役是他们对手吗?”
          颜啸天一怔,随即意识到什么,道:“可是,他们杀了我颜家一百来号人,这些都是命案,官府怎么能不管?”
          吴有德冷笑:“就你说的那些人,有几个手上没有沾人命的?”
          见颜啸天还要说下去,吴有德摆手道:“你回去吧!”